東西問(wèn)丨勾海燕:天門(mén)軍之印與古渤海國曾是怎樣的存在?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17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中新社哈爾濱6月13日電 題:天門(mén)軍之印與古渤海國曾是怎樣的存在?

  ——專(zhuān)訪(fǎng)黑龍江省博物館副研究館員勾海燕

  中新社記者 劉錫菊

  作為中國現存唯一一方古渤海國印,天門(mén)軍之印于1960年在黑龍江省寧安市渤海上京龍泉府遺址出土。該印為青銅質(zhì),印面略呈正方形,印文為漢字篆刻“天門(mén)軍之印”,印背楷書(shū)“天門(mén)軍之印”。這枚印與唐朝官印一樣,用漢文篆字入印,是渤海國使用漢字的重要例證。

  天門(mén)軍之印如何被發(fā)現?有何特別之處?體現了渤海文化的哪些特點(diǎn)?黑龍江省博物館副研究館員勾海燕近日就此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(wèn)”專(zhuān)訪(fǎng)。

  現將訪(fǎng)談實(shí)錄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天門(mén)軍之印是如何被發(fā)現的?渤海國是一個(gè)怎樣的存在?

  勾海燕:1960年,天門(mén)軍之印出土于黑龍江省寧安市渤海上京龍泉府遺址外城中,是當地農民翻地時(shí)發(fā)現的,出土地點(diǎn)距今寧安市東京城鎮北門(mén)約250米,1963年調撥至黑龍江省博物館。1993年,天門(mén)軍之印經(jīng)國家文物鑒定組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作為國內現存唯一一方渤海國印,天門(mén)軍之印具有很高的歷史研究?jì)r(jià)值。

天門(mén)軍之印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天門(mén)軍之印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渤海國的開(kāi)創(chuàng )者大祚榮是靺鞨七部之一的粟末靺鞨人。隋末唐初,部分靺鞨人從白山黑水徙居營(yíng)州(今遼寧朝陽(yáng))一帶,歸附唐朝,其首領(lǐng)被唐授以官職。7世紀末,營(yíng)州之亂爆發(fā),靺鞨人避亂東奔,據險自守。698年,大祚榮自立建國。之后唐朝冊封大祚榮為左驍衛員外大將軍、渤?ね,以其所統為忽汗州,加授忽汗州都督。渤海國正式成為唐朝的邊州屬?lài)?13年,唐玄宗遣崔忻出使渤海國。返回途中,崔忻于旅順黃金山南麓及西北麓各鑿井一口,并在西北麓井旁巨石上刻“敕持節宣勞靺羯使鴻臚卿崔忻井兩口永為記驗開(kāi)元二年五月十八日”字樣,以此紀念。清光緒年間建石亭對刻石予以保護,取名唐碑亭。20世紀初,此刻石被日本人掠至東京。鴻臚井碑的發(fā)現,印證了渤海國從屬于唐朝這一史實(shí)。

唐鴻臚井碑及碑亭原址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唐鴻臚井碑拓片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926年,渤海國為契丹所滅,共傳十五世,歷時(shí)229年。兩百余年間,渤海國仿唐厘定地方行政體制,“地有五京、十五府、六十二州、一百三十余縣”,五京即上京龍泉府(今黑龍江省寧安市渤海鎮)、中京顯德府(今吉林省和龍市西古城)、東京龍原府(今吉林省琿春市八連城)、南京南海府(今朝鮮咸鏡南道北青郡北青土城)、西京鴨淥府(今吉林省臨江市),并先后以中京、上京和東京為王都,其中以上京為都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。

  中新社記者:天門(mén)軍之印的文字與唐印有何關(guān)系?從中可以看出渤海文化的哪些特點(diǎn)?

  勾海燕:該印為青銅質(zhì),由銅片鑲成。通高4.3厘米、邊長(cháng)5.25×5.3厘米、厚1.4厘米。印面略呈正方形,印文為漢字篆刻“天門(mén)軍之印”;印背楷書(shū)“天門(mén)軍之印”。印文筆畫(huà)細挺有力,圓潤活潑,與“雞林道經(jīng)略使之印”“涪娑縣之印”“大毛村記”等唐代官印篆字風(fēng)格基本一致。印文凸起,筆畫(huà)之間形成0.9厘米的溝槽。印紐扁平,中穿一圓孔,呈橋狀。根據這些特征,可以認為這是一方唐代官印。又因其出土于渤海上京龍泉府,因此推測天門(mén)軍之印是一方渤海國印。

  渤海國的主體民族是靺鞨,靺鞨是中國東北地區的土著(zhù)民族之一,其風(fēng)俗文化有自身的民族和地域特色。與唐朝的交流,讓渤海文化在其發(fā)展和繁衍過(guò)程中不斷向中原王朝學(xué)習、靠攏,逐漸形成了與華夏同風(fēng)的海東文明。

  唐朝是絲綢之路發(fā)展的繁榮鼎盛時(shí)期。絲綢之路的暢通,不僅促進(jìn)了各地的思想文化交流,更對社會(huì )和民族發(fā)展產(chǎn)生積極影響。唐朝與東北地區的交流往來(lái),可以說(shuō)是絲綢之路在邊疆地區的延伸!敖黼m重海,車(chē)書(shū)本一家”,是唐代著(zhù)名詩(shī)人溫庭筠送一位渤海王子回家鄉時(shí)寫(xiě)下的詩(shī)句,也是對當時(shí)渤海文化與中原唐文化趨同的評價(jià)?梢哉f(shuō),渤海文化是中原盛唐文化在中國東北地區的一個(gè)分支,體現了兩者的統一關(guān)系。

渤海國出土文字瓦拓片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中新社記者:渤海國與唐朝之間有哪些交流?能為了解渤海國的歷史、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文化等提供哪些重要資料?

  勾海燕:渤海國在典章制度、都城建制、墓葬形制、貨幣經(jīng)濟、紀年與歷法、語(yǔ)言和文字等各方面,無(wú)不深受唐朝文化的影響。唐玄宗在給渤海二世王大武藝的敕書(shū)中就有“卿地雖海曲,常習華風(fēng)”字樣。

  渤海國曾先后有六條水陸交通干線(xiàn)貫通中原及周鄰地區。經(jīng)濟上,渤海國力求與唐朝接軌,既有較先進(jìn)而發(fā)達的農業(yè),門(mén)類(lèi)眾多、分工很細的手工業(yè),又有頗具規模、十分活躍的海內外商業(yè)、貿易。文化上,大量渤海生徒、僧侶隨朝貢使團入唐求學(xué),漢文經(jīng)史典籍因此源源不斷傳入渤海地區。宗教上,渤海國亦追隨唐朝,禮佛行事更成為上層社會(huì )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內容。與中原唐文化的頻繁交流和往來(lái),促進(jìn)了渤海國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,創(chuàng )造了時(shí)稱(chēng)“海東盛國”的繁盛局面。

  中新社記者:天門(mén)軍之印有何特別之處?為什么說(shuō)該印是渤海國使用漢字的重要例證?

  勾海燕:歷史文獻對唐朝職官制度有較為詳細的記述,但不見(jiàn)“天門(mén)軍”之設。遼金兩朝亦無(wú)“天門(mén)軍”之制,歷年出土的遼金銅印同樣無(wú)此種形制。渤海國常派官吏和學(xué)生到長(cháng)安城“習識古今制度”,其政治、職官、經(jīng)濟等制度均與唐朝一致!杜f唐書(shū)》《新唐書(shū)》記載,渤海國仿唐朝中央的典章官制,亦置有“三省、六部、一臺、七寺、一院、一監、一局”等機構。

  《舊唐書(shū)·文宗本紀》記載:“大和六年十二月,內養王宗禹渤海使回,言渤海置左右神策軍,左右三軍一百二十司,畫(huà)圖以進(jìn)!彪m然此處將渤海國建制與唐朝中央政府的神策軍相混淆,但至少表明渤海國設有同類(lèi)的禁兵組織。因此“天門(mén)軍”可能是類(lèi)似唐朝中央十軍的王城禁軍組織。

  天門(mén)軍之印出自渤海上京龍泉府皇城內,可作為研究渤海國設有與唐朝中央禁軍類(lèi)似軍事組織的重要線(xiàn)索。這枚印使用了蟠條焊接工藝,是唐代官印的重要特征之一。書(shū)法家沙孟海先生提出:“唐代官印統用朱文,字畫(huà)用小銅條蟠繞而成,遇有枝筆,用短條焊接上去。這是一種新的制法。印史上未見(jiàn)有什么名稱(chēng),我們稱(chēng)之為‘蟠條印’!碧扉T(mén)軍之印以漢文篆字入印,是渤海國與中原唐王朝交流的證明,也是渤海國使用漢字的重要實(shí)例。

  中新社記者:目前,在天門(mén)軍之印發(fā)掘地還有何發(fā)現?

  勾海燕:唐代史料記載,渤海國“以肅慎故地為上京,曰龍泉府”。自渤海國三世文王大欽茂時(shí)期起,上京龍泉府曾兩度為渤海國國都所在地,先后長(cháng)達一百六十余年,是當時(shí)東北地區最大的城市和渤海國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軍事以及對外交往中心。

  上京城仿照唐長(cháng)安城的形制營(yíng)建,分為郭城、皇城和宮城三個(gè)部分,三重城垣層層相環(huán)。全城除宮城坐落于北部中心區之外,其余以中軸大街為線(xiàn),分為東西兩半城,作棋盤(pán)狀布局,宮室、衙署與里坊嚴格區分,功能分明。郭城東西長(cháng)4.5公里,南北寬約3.5公里,總周長(cháng)約16.3公里,呈橫向長(cháng)方形。

渤海上京城與唐長(cháng)安城基本布局對比圖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渤海上京城宮城航拍照片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迄今為止,遺址內出土遺物數量甚多,其中尤以建筑材料文物最多,如蓮花紋瓦當、寶相花紋磚、文字瓦等。此外,還有許多其他類(lèi)別的珍貴文物,如銅鏡、銅人等。這些文化遺存都為我們了解渤海國的歷史、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文化等提供了重要資料。(完)

  受訪(fǎng)者簡(jiǎn)介:

  勾海燕,黑龍江省博物館副研究館員、歷史研究部主任,黑龍江省歷史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,東北大學(xué)秦皇島分?妥淌。長(cháng)期從事黑龍江古代史研究、黑龍江省博物館展覽內容設計等工作,是“黑龍江歷史文物陳列——以肅慎族系遺存為中心”“黑水文脈——黑龍江歷史文物陳列”大綱主要撰寫(xiě)人之一。先后發(fā)表《黑龍江稱(chēng)謂考》《渤海樂(lè )曲目中“大靺鞨”、“新靺鞨”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辨析》《“渤?ぁ迸c“渤海國”關(guān)系新考》等文章,出版著(zhù)作《嘎仙洞吊古——鮮卑人出大興安嶺記》。

編輯:【李玉素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